• 前一段时间,我还一直念念不忘你的生日,结果在念念不忘中忘记了。

    还好老妖跟我提起来,这两天统计礼物的东西都忙忘了,对不起~

    生日快乐,大爷~

    怎么就这么爱你呢,爱你爱你爱你……

    今晚跟一个久违的朋友聊到了近两点,聊了很多很多,生活很艰辛,却还要继续。

    能改变命运的到底是什么呢?

    最近的心情有点灰,有些厌倦,有一些些愤世嫉俗,有一点点自我放逐。

    想做的想要的想争取的都灰飞烟灭了,我有点理解你的离开。

    和这个朋友聊得越多,越觉得命运无常,不公平,想掀翻手中的一切。

    其实,每个人得到的都一样,不满足的是这颗永不休止的贪婪的心吧!

    停靠在幸福身边就可以了,低调安静地。

    生日快乐啊,亲爱的。

    一年一年地长大却不老去,羡慕你这样的停格。

    生日快乐呐,HIDE君。

    我已经挤不出煽情的话了,这些晦涩的文字只有对着你才能清晰表达~

    生日快乐,秀人SAMA。

    真的真的谢谢你这么美好又炫丽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哪怕如烟花般短暂。

    生日,一定要快乐!
  • 又一年五月



    身处异地

    秀人

    依然在遥远的天堂

    我不知道为何

    差点会忘了这一天

    是有意还是刻意

    不想追究

    也许

    想你

    已经不是一种习惯

    而是一种意识

    在每个可能忘记你的瞬间

    都会下意识地想起你

    别看着我们笑

    别看着我们扮鬼脸

    我们要的不止是你的定格

    想要你

    活蹦乱跳地身影

    哪怕是在遥远的2478公里以外

    爱你

    要快乐

    每一年的52

    或是1213

    我们都别刻意记住

    因为每天都很想你

    那两天……

    我们要不要

    试着

    用快乐

    去记住

    你这么一个人



    松本秀人

    .

  • 2007-10-30

    TO --- HIDE! - [魂断hide]

    Tag:

    看到了他们复出的视频了,尖叫声,吉他声,贝斯声,鼓声,还有TOSHI依旧低沉磁性的唱腔,我突然热泪盈眶,想扭头把眼泪眨回去,却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了墙上那一平方的HIDE海报,刹那间,眼泪夺眶而出,那个模糊的世界支离破碎。

    复合,一个带有HIDE灵魂却没有他身影的X,X的复合让我虽然感到高兴, 却依旧心空空的,空旷到好像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让我心惊胆颤,是我爱HIDE爱到入骨了么?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好像没有他的地方都不再炫目,即使YO的头发也染成了浅红,即使TOSHI的声音依然磁性,虽然PATA的吉他依旧弹得那么技巧,虽然狐狸比以前更好看了,而这一切,都不能使我尖叫,因为你---HIDE君不在这里。

    把视线从墙上的海报移开,也许不看就能装作平静一些,可是博客背景还是你,转个身,书架上的相框里还是有你,哪里都有你,转也转不开的束缚,早就该知道的,在你闯入视线以后,我的世界就印满了各式各样的红,因为你,我觉得红色被赋予了生命,在流转的时光里,我始终锲而不舍地追寻着一片刻有HIDE的红。

    HIDE,有人告诉我说,不要觉得不安,也许X的复合正是你的愿望。是啊。。。这本就是你的愿望,要不然在最后一场LIVE上,你不会泪流满面,要不然,你不会在单飞后始终以X成员HIDE自称。。。这样的你,是比任何人都渴望着X复合的吧!可是。。。你为何走得那么快?要不然现在的你,会比任何时候都神采飞扬,会比任何人都更大声地说:WE ARE X!

    我语无伦次,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是如此爱钻牛角尖的一个人,总觉得不完美,没有你在的X不完美,我是不是太挑了,我不该这么挑的,当我看着YO拿着你的娃娃的时候,我至少该感到欣慰,而不是持续失落,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不该奢求一个天使在凡间永久地停留。而我,只是想再看到你。。。只是这样而已。没想到还是太贪心了。。。

    发泄完毕!把被子蒙过头睡觉吧,也许明天,会想得少一点,再少一点!

    以上如此!

  • 2007-08-12

    1998.5.2★悼念 - [魂断hide]

    Tag:
    1998.5.2★悼念~~~~~~~~~~`

    1998年5月1日:HIDE接受电视采访
    ——虽然带着大号墨镜,但仍可看出他憔悴的面庞,十分消瘦。

    1998年5月1日:HIDE在Studio Live
    ——激烈的音乐,随意的歌唱,都从你瘦小的身躯里迸发出来;虽然你仍好象沉浸在音乐的世界当中,可凭谁都能看出你眼中那抹落寞、那抹不舍、那抹失去X的痛楚。

    1998年5月2日8点32分:HIDE在家中与我们“Say Goodbye”
    ——从此再也看不见那无拘无束的鬼脸,再也听不见那没有任何装饰的声音。

    1998年5月7日:筑地本愿寺(HIDE告别式)
    ——成山成海的人群在本愿寺周围筑起了厚厚的围墙,默默地为秀人祷告、为秀人祝福;
    ——礼堂内,主持法师将可爱的HIDE超度去神圣的境地,巨副照片和吉他群似乎也在向我们诉说着些什么,现场已是一片花海;
    ——又再度见到了X-Japan,可那已经不再完整
    ——“もう一人で歩けない……”礼堂内响起了《Forever Love》,响起了Toshi的呼唤,然而那声音已然哽咽,Toshi再唱不下去了;
    ——此时的我,也再不能忍耐,泪,悄然而下;
    ——秀人的灵柩缓缓运出,现场已经无法控制,人们坚定的声音强烈地冲击着四壁,声声的呼喊震动四方神灵,已经没有人能克制自己了;
    ——泣不成声的YOSHIKI,慢慢地坐到钢琴前,《Goodbye》的旋律流泻而出,缓和人们的悲痛情绪;
    ——礼堂内,声音渐渐小了,人们带着最诚挚的祝福,安静地目送着“永远年轻的HIDE”;
    ——X的成员们送秀人出到礼堂外,场外已是一片地动山摇的哭声;
    ——此时,歌迷们再也抑制不了内心的痛苦,一下子宣泄而出,声声的“HIDE”撞击我的内心;
    ——好痛苦!“不想你走啊”“我们不要离开你啊”
    ——场面再也无法控制,人们就象发了疯似地要冲向HIDE,人群中时常可以看见昏倒的歌迷;
    ——这一刻,好想死去……;

    1998年5月18日:美国加洲
    ——忠实的歌迷为秀人举行了海葬,人们用鲜花与美酒祭奠这个世纪的象征;
    ——浓浓的爱充斥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