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7

    陈旧的礼物 - [秀言秀语]

    Tag:

    昨晚上跟胖哥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收到一条玛德琳同学发来的长长的短信,看完觉得心酸心疼甚至想泪流。

    短信摘取部份如下:

    上班站门岗,有一个很粗壮的大姐推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准备上车,男人不算好看,但是很有礼貌,腿已经完全没用萎缩了,他的轮椅太宽了没法推上车,于是大姐就先把他背了上去,她下来拿轮椅的时候抱怨轮椅太老式了,新款的就可以推上去了,后来又跟我说估计他也不会换的。大姐是那个男人的妹妹,哥哥二十岁就出了车祸,轮椅还是他的同学送的,原来也一直是这个同学照顾他,后来同学娶了个外地的老婆,陪着回娘家的时候出了事故,就没再回来,她哥哥也就三十多年没换过轮椅。我看了看那轮椅,很多地方白漆都脱落了,关节部份也都生了锈。其实没什么的,但就是想起来很心酸。

    以上是玛德琳同学的短信部份,真的很长,收到过的最长的短信,泪~可是我反复看了好几遍,反反复复。

    顺提一下,玛德琳同学是在火车上工作滴(你如果来看,不要抽我喔),每次她把她在火车上的见闻发给我的时候都很哈皮,这一次却令人心疼不已。

    换作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换掉那个轮椅吧,有一种感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我想他三十多年来也在不断地想着那个人,感激都化为了思念,不管是哪种感情,都让人感到心酸和感动。

    我只是想记录这么一个故事,一个让我几乎辗转反侧的故事,玛德琳说也让她难受了一晚上,摸摸……你找到人陪你了,噗!

    以上!

  • 2010-03-25

    温暖 - [秀言秀语]

    Tag:

    年前几天,和BF散步到家附近一个小菜市场买菜,一路上都是BF在跟小贩们问价买菜,我跟在后面百无聊赖地提袋子,就差挖鼻孔了……我跟他的角色一直是这样颠倒状态,我姐都说胖哥更像我的女朋友,噗!

    在一家卖活鱼的店门口,胖哥在里面跟老板问价钱挑鱼,我就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

    一会儿我就注意起停在门口的一辆三轮车,车上坐着一个小孩,抱着一块用袋子装的豆腐,眼睛微眯着,似睡非睡的,两个脸颊被冬天的冷风吹的红红的,我想,这孩子的父母呢?四处看了看,发现他父亲和胖哥正站在一起等着老板把鱼杀好。

    他一直担心地望着在门外三轮车上的孩子,叫孩子不要睡,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小男孩还是一边点头,一边昏昏欲睡,当时觉得抱着一块豆腐趴着的小孩特别可爱,便一直看着他。

    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外地人,很仆素。父亲拿了鱼付了钱后出来,骑上三轮车,一支手护着后面小孩的头,慢慢地骑回家了。远远的,我还一直看着远去的他们,父亲的手护着小孩的时候,还不时回头说,不要睡,我们马上就回家了……护着他的手一下一下的抚着孩子的头。

    当时感觉很鼻酸。泪点一直很低,看亲情类新闻也会哽咽的人……世界上最令人感觉温暖的亲情啊,真的是非常非常之感人。

    等下就打电话回家,XD。

  • 2010-03-24

    意大利面 - [秀言秀语]

    Tag:

    我一直爱吃意大利面,可能跟那酸酸甜甜的面酱有关,哈哈……

    之前上班的时候,午饭经常在附近的西餐厅叫意大利面外卖,口水。后来自己去超市买了意面回家打算自己做,发现浪费了一整包都没能做得好吃,TVT

    而今天才终于第一次做出好吃的意面了,原来是做的方法和材料不足,百度了教程后照着做,果然美味十足啊~

    明天的午饭要继续吃意大利面!!!!哈哈哈~

  • 2010-03-20

    改变 - [秀言秀语]

    Tag:

    某水,拜托,你改变一下吧,就一下好吗?(心底懒懒的声音回复:懒得改~)

    抚额……

    经常会进行这样的心理对话,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没改过。

    本性难移其实吧,那些顽固的人,其实是很难改变的,一时的迎合只是为了更广大的空间任性。

    唉!

    有时候冷漠地谁也不想理,有时候咄咄逼人,OTTTTZ

    淡定ING~

  • 一个喜欢的作者默默滴支持大贱,真是让人暴躁。

    记起自己看过他的文,就想自插双目。我觉得你如果喜欢一个罪犯,可以,你放在心底,你如果大声说出来,你就要承受别人的异样目光,你如果承受不起,又何必大声说出来求安慰。

    一直说害怕,你害怕毛啊,早知害怕,又干嘛去发个寻安慰贴,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活该要被人说。我也是又爱又恨,最近的我真的很暴躁,今天下午五点等鲜网删大贱的专栏后,一定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人都瘦了一大圈,靠!

    人说,要你这么正义干嘛?

    摇头,我不是要正义,我只是出一份绵力,大贱他自己做过什么下限的事,事情过了五年没有人能掐死他,让他嚣张了这么久,而懒猫大人的文在各大论坛被挂作者是大贱,真的很冤。那些同情大贱的人让我很惊奇,他们为懒猫还有那么没拿到稿费的作者想过吗?他们辛苦码出来的字,成为别人的收益,自己却只能咬着嘴唇被人说违约,同情他的人,你们想过吗?

    而大贱就是算准了,这些作者不会去告,因为写BL在大陆总是底气不足的,算准了这样,才能无赖的嘴脸吼着,你去告啊去告啊!

    这位我喜欢的作者,不知道你真的旁观到这一切了吗?如果真的旁观到了,你怎么还能变相声援支持他!怎么能够?

    你不必害怕,也不用自杀ID,你要跟你的偶像一样坚强,带着这个ID写到死,我也能够准确绕道。

    你,真的让你很失望!

    不明真相的人,可以去这里看看:http://tieba.baidu.com/f?kw=dubedu

  • 2010-03-17

    坚持就会胜利 - [秀言秀语]

    Tag:

    终于看到鲜网的公告了,希望三天后,那个人的专栏能从鲜网里消失,这样我们这近一个月来的努力才不会白费。

    三天后,如果他的专栏真的消失,那么我也终于肯相信坚持就会胜利。

    以上。

    其实,等待什么的最讨厌了~

  • 其实只是个游戏,因好玩开始,所以希望不要失控。

    只因,为了上一句好话,撒了下一句谎。

    某天,回头,如果你还记得那句:这样就很好。

    可不可以继续做朋友?

  • 2010-03-14

    有些过去过不去 - [秀言秀语]

    Tag:


    在豆瓣参加了一个活动,私底下自己的样子,我翻了翻硬盘里的照片,难免翻到那个写着“小白”的文件夹,一张一张翻看,热泪盈眶。

    好像还活生生地在手心里,蹭着我撒娇的肥小白啊,怎么就眨眼间不见呢。

    我想他,很想。想狠狠地抱住他,说对不起。

    为他构思一个美好的来生:

    未来的他会是一个美少年,HEY~臭小子一定长成了一个挺拔的少年了吧,喜欢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剪着短寸;倔强的脾气却有许多的朋友;对喜欢的人故意冷淡却又忍不住靠近;嘴巴很毒其实心地很善良刀子嘴豆腐心……

    2009年最鲜明的记忆之一,也是这辈子最鲜明的记忆之一吧。

    不会再养什么宠物了吧,分开的感觉太痛苦了,天昏地暗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想起来还头疼,扶额。

    看日本的那种关于动物的电影,最后总是哭得死去活来,哭点太低的人……

  • 2010-03-13

    对话 - [秀言秀语]

    Tag:

    难得周末,死活硬被胖哥拉出去,因为我宅得快跟家里的电脑椅粘在一起了,噗!

    开车去王府井的路,某路口红灯,胖哥拿起我的左手,中指上的戒指是他最初买给我的礼物,后来买的礼物丢的丢没的没,只有这枚戒指一直在,虽然不是什么贵重戒指啦~XD

    他的手一直捏我中指,于是我就RP地叫:凹凸曼,你不要再捏啦,小怪兽好疼~~~!

    胖哥一脸窘相,吐出一句:你丫小受!

    喷!我……很想反击,但发现不知道用啥话反击,只好指着他……然后绿灯,他开车了,远目……

    虽然是他拖我来逛商场的,但最后他只是去玩太鼓达人,而给了我一张卡自己购物。

    我也不勉强他,他超爱玩太鼓达人,我通常跟他逛也逛不到啥东西,既然有卡给我刷,我自己买更爽快。

    于是就去买了两件衣服,一支想要很久的睫毛膏和眼线笔,嘿嘿~

    回去的路上,我说,我等下去剪头发,你去超市买点东西,顺便帮我买两双鞋垫吧!

    他说,是鞋垫儿吗?(注意,北京人的儿化音)

    我说,是,鞋垫。

    他说,不是鞋店,是鞋垫儿……

    我一个南方人,实在儿化音不了,于是……

    他说,你说鞋垫,人会以为你说鞋店。

    我说,那好吧,下次我买鞋垫,就这么说:老板,我要买鞋垫,我不是北京人。

    胖哥爆笑!~

    我是南方人啊南方人,讲话经常被人认为是台湾人,虽然和台湾面对面,但还是大陆人啦~

    以上!

  • 2010-03-13

    谋杀快乐 - [秀言秀语]

    Tag:

    和胖哥昨晚上去看了音乐剧《空中花园谋杀案》,第一次看音乐类型的舞台剧,演员们高亢的歌声让我有些吃不消(难道不是因为坐在离音箱近的地方?)。

    剧情摘要:一个看似熟悉的生活圈子,三个家庭,四个组合,不同的情感纠葛,一群幻想自己可以骗人的人,一群冒充自己刚刚杀人的人,一群只想帮助亲人爱人的人,开始演练一场并不存在的谋杀……

    没啥高雅的欣赏细胞,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剧里两个男的数次亲嘴吧,哈哈~

    最后歌里的一句歌词也特别记住了:

    Kill for loving,kill for hating,kill for nothing,kill for everything.

    Kill by loving,kill by hating,kill by nothing,kill by everything.

    找到一个有照片链接的博客,可以去稍微了解一下,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a7aaee0100g8bg.html

  • 首先,我真的不爱吃饭,吃饭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常常吃饭吃到一半甩筷子睡觉,对于吃的欲望可能仅仅是怕饿死而已,OTZ。

    我无法理解那些说到好吃的就会想着去吃,流口水的状态,通常别人跟我说哪家什么好吃,改天一定要一起去的时候,我会微笑地附合,嗯,一起去,被你说得好期待。但心里往往是没有那种冲动的。我对于有美图看比较会有流口水的感觉,萌点不一样吧,噗!

    于是胖哥最关心的便是我吃饭的问题了,经常说,我上班去,你一个人在家中午能不能吃饭?

    我茫然地摇头,然后说,一个人吃不来饭。

    胖哥说,我得想个办法,让你中午必须吃饭,不吃饭怎么活着啊?

    我很臭屁地回答:我是神仙姐姐。

    胖哥:神仙你大爷!

    哈哈哈哈,笑抽。

    昨晚上,他回来,给我煎了腊肠和鸡蛋,我端着盘子在电脑前吃,最后他进来检查,发现还有煎蛋没吃掉,我说:我不想吃鸡蛋!

    胖哥怒:滚蛋!

    最后这个鸡蛋落入胖哥的胃里。

    我喜欢很多人一起吃东西,有氛围啊,一个人我完全可以一天都不吃,饿了就会想,等下睡一觉就不饿了,噗!

    胖哥最担心的莫过于我会得厌食症,OTTTTTZ,应该不会吧,远目……

  • 其实也没啥啦,就是又在家宅一天,傍晚快递取走快递时,某水奔去洗澡,洗到一半,手机和固话一直响个不停,没办法,怕有人急事找,就冲一半的澡,裹了浴巾往外跑,冷死鸟~

    一看来电显示是胖哥,回过去,他:吃饭了吗?

    我:没有。

    胖哥:你怎么不吃饭,你……

    我大喊:我以为你没带钥匙,洗一半澡跑出来,冷死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

    不久后,他回来,提了一堆东西,其中有我爱吃的那家烤鸭,嘿。

    他后来又去做了个白菜豆腐汤,晚餐就这么解决。

    吃饭中,我问了一个巨烧饼的问题,我看他碗里的豆腐少,于是问:我这里豆腐很多,要不要吃?

    他立即喷笑,可恶!

    我后知后觉想起来这话问得真TMD贱,哈哈哈~

  • 胖哥昨晚上回家,说,你看了福尔摩斯了吗?

    某水摇头。

    他说,我有下载了TS版,要一起看吗?

    某水摇头,不看TS版的,我要去电影院。

    胖哥:TS版就是电影院拍的啊?

    某水吐血。

    胖哥:这个剧很腐喔。

    某水斜眼:他们亲吻了?牵手了?上床了?

    胖哥无语凝噎:是眼神,眼神!

    噗哈哈哈

    胖哥快要沦为腐男了我觉得,罪过啊!

    过了一会儿,他在大厅上网,冲卧室的我大声念:忠犬攻和女王受的幸福生活。

    我正在缝衣服的手一抖:你在看什么?

    胖哥:MP上有人写的福尔摩斯和华生……

    某水的电脑上遂收到一条地址。

    哈哈哈

    ————————————————————————

    像这样的片段还有若干:

    某天在街上,某水跟胖哥讲话,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看刚才走过去的那男的是不是小受?

    某水回头,一个很瘦的男孩的背影。

    我说,我刚才跟你说话没看清。还有我说,你现在怎么变腐了?

    胖哥抗议:你不要假装没看到,心里早YY上了吧!我是拆穿你!

    好吧,其实我真的没注意那男孩……不过胖哥早有了先入为主的意识了,认为我看到每个男的都要YY一番,噗!

    其实有时候两个人有些搞笑对话满想记下来的,可是转身便忘,今天难得还记着来,嘿。



  • 欢迎转载开放授权~

    笑抽我了,这大妈头~~~~太销魂了

  • 这几天就好像跟一堆人在演一部很刺激的电影一样。

    但刚才,我突然有一种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棒的错觉,因为某个作者的话。

    就好像一部推理电影,一丝一丝的线索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但就在马上接触到真相的时,有一个人站出来否定了所有的证据。

    主角一定会失望吧,而黑暗的那一方开始狰狞地笑。

    其实人生不过如此,每一个坏人不可能都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他们有许许多多帮凶。

    是否该佩服这样的人呢,他让我对这个世界对人有了一定程度地了解。

    他说,朋友不是这么当的。

    但是,他在朋友背后倒打一耙。

    他的拥护者说,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

    我笑了,原来这就是真相,毫无疑问,终有一方要输,要看,谁笑到最后。

    觉得好无力,疲倦,想清空脑袋窝在床上一天,醒来,一片晴空。

    他,她,它,都离开吧!